第365章 图谋
万卷经笥>历史>明左>第365章 图谋

明左第365章 图谋

作者:鹤城风月分类:历史更新时间:2022-01-27 19:06:12

时间拨回到十一月二十七。

酷寒的天气并没有令吴桥县变得沉寂,攸忽而来的大军令当地百姓躁动而不安。

据闻来的可是辽东的兵,全都和土匪一样。一言不合就会打家劫舍、烧杀抢掠。

百姓们吓坏了。

有门路的赶紧跑进了城里,没门路的也关窗闭户。

风雪中,大军在城外扎了营。

孔有德现年才三十岁,正年富力强之时。然坐于帐中,郁气之下尽显萧索。

大帐的布帘被掀开,一股子寒风裹挟着两人冲了进来。

当先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后面则是一个四十出头的汉子。

这汉子裹了一身皮袄,乍一看很像是走西口的商贩。可隐藏在面巾下的眼睛里,全是彪悍凶光。

见此二人,孔有德一跃而起,急不可耐。

“大哥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”

那汉子掀掉帽子、摘掉面巾,露出一张古铜色的脸庞。不是别人,正是东江镇游击李九成。

而那个年轻人,则是东江镇千总李应元,也就是李九成的儿子。

李九成不及寒暄,抓着孔有德的胳膊,急急问道:“大家伙都咋说?”

孔有德面庞上泛现怒火。

“还能咋说?咱们上上下下都受大帅天恩,哪个愿意去辽西听将门那帮混蛋摆布?昨儿就闹了一场,今儿要是再没有办法,只怕你我都弹压不住了。”

李九成摸到桌子上的酒壶,灌了一口,寒气尽消。与此同时,眼珠子里满是狡黠。

“狗皇帝没安好心,让咱们去辽东,是拿咱们作伐呢。”

李应元在一旁急的不停转悠。

“那咋整?咱要是不去,狗皇帝肯定不放过咱们。”

孔有德和他心情一样,急不可耐地问道:“大哥,那边咋说?”

李九成很小心扫视了一圈周围,才压低了声音道:“范先生说,大凌河那边都打完了,咱们就这样平白无故地投靠过去,连锦上添花都算不上,人家也看不上眼。为今之计,必须要有投名状才成。”

李应元沉吟半晌。

“投名状?待咱们到了辽东,杀了辽东巡抚,献了锦州城,荣华富贵还不是指日可待?”

“不妥。”

孔有德老谋深算,立刻知道这个办法行不通。

“辽西数百里,鬼知道咱们会被派到哪儿去?那些狗官也不信任咱,要害之地只怕轮不到咱。再说了,辽西大军云集,就怕没等来接应,咱们自个儿陷在里面了。”

李九成重重点头。

“范先生也是这个意思。他说,那边虽打赢了,可自家人却闹了起来,已经无暇图谋锦州。所以咱们真去了辽东,必定陷在里边。”

李应元见自己的办法被否了,急的直拍脑门。

“咱可没粮了,再拖下去,下面的人饿肚子,就得咬咱们了。”

李九成显然是打定了主意的。

“辽东肯定是去不成了,咱就回头,回登州去。陆路过不去,咱走水路。山东乃辽东根基所在,咱临走前好好闹一场,把这山东打烂了,也算是大功一件不是?”

听到这个谋划,孔有德和李应元全都眼前一亮,不过随即孔有德露出担忧之色。

“山东如今虽然兵力空虚,可那左梦庚还在,就怕他跳出来坏事。”

听到左梦庚的名号,李九成父子的脸色也难免紧张。可箭在弦上,也不得不发了。

好在李九成的准备十分详细,说出来的话,着实宽慰了二人。

“贤弟有所不知,那左梦庚如今追缴白莲教,已经陷在沂蒙山了。一时片刻,他的大军甭想扯出来。咱们也不往南打,径自去登州,与他何干?”

这个消息令孔有德大为振奋。

“要是如此,那便做得。”

李应元却没那么乐观。

“回登州,上千里路。咱们粮草已绝,怕是半路上就得饿死。”

这个时候,就看出孔有德的狠辣了。

“哼,既然这大明不给咱们活路,那咱们也就甭客气。待明日咱们设计一番,先赚了这吴桥县再说。”

李九成和李应元听明白了。

孔有德这是打算拿下吴桥县,获取粮草补给后再回师山东。

谷当夜,三人召集了东江镇其余将校,一一把谋划说了。

自从毛文龙死后,东江镇的日子生不如死,上上下下早就对大明恨透了。听说孔有德三人要反,下面的将校竟没有一个反对的,纷纷叫好。

第二日,天还没亮,毕自寅就登上了吴桥县的城头,眺望远处东江镇的军营。

这些时日从城外头过去的山东援兵多了,唯独这一支兵马十分古怪,竟然在此地驻扎下来。

“马上把衙役们组织起来,去通知各家出钱出粮,还有让民壮也上城头。嗯……大炮也布置好。”

师爷吓了一跳,胆战心惊问道:“东主,您是说……”

毕自寅缓缓摇头。

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”

师爷不敢再说,忙下去准备了。

午饭后,东江镇终于动了。

站在城头看着东江镇收拾营寨,一路北行,毕自寅不禁松了一口气。

只要这些瘟神离开吴桥,那就万事大吉。

可是当东江镇走到校场时,明显看到军列乱成一团,更有嘈杂喊声远远传来。

毕自寅心里一慌,趴在城头努力看去。奈何离着远了,实在是看不清。反正只知晓,那些瘟神又不走了。

毕自寅忙派了人去询问。

不多时,下面的人回来汇报,说是有兵卒作乱,绑了主将。只因主将不给钱粮,让他们饿肚子。

要想让他们放了主将,必须要给钱粮才成。

“明府,当务之急,先将这些瘟神礼送出境为要。左右不过一些钱粮,我们各家出了。”

吴桥县的士绅们纷纷开口,反复就一个意思。

要钱给钱,要粮给粮,只求东江镇的兵马快点离开。

毕自寅本能觉着其中有猫腻,可众意难违,他也没有办法。左思右想,他开口道:“军中虚实,如今尚未可知。不若本官亲自探查一番,也好教各位心中有数。”

士绅们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大胆,全都佩服不已,也就不再鼓噪了。

毕自寅出城,直奔军营。不过他留了一个心眼,命令守门的兵丁先不要将城门关死。

倘若他一个时辰内还不回来,那就关门落锁,无论谁来叫门,都不许开。

毕自寅还未到军营,就有东江镇的小旗迎了上来。

“我们兄弟远赴辽东,乃是给朝廷卖命。当官的自己吃香喝辣,却让俺们兄弟喝西北风,天底下就没这理儿。县太爷,俺们要的钱粮可带来了?”

毕自寅脸上堆笑。

“军爷见谅,吴桥穷乡僻壤之地,钱粮一时筹措艰难。再者,尚不知贵军兵将几何,需多少钱粮,本官方才来此磋商。”

说话的时候,他的眼睛一直在观察近前的东江镇兵将情形。

越看,心底越冷。

这些东江兵口口声声说饿肚子,可观他们的神色,各个红光满面,元气十足,根本没有饥饿难忍的迹象。

孔有德、李九成等人既已决意造反,于是便拿出余粮,让全军上下饱餐,只为打起仗来有力气。

没想到,却被人老成精的毕自寅看出了破绽。

那小旗尚不自知,一边往里边让,一边嚷嚷。

“需要多少钱粮,去问过我家将军便知。”

毕自寅哪敢踏入军营,眼珠子一转,想到了说辞。

“呵呵,军爷有所不知。这钱粮所需多少,不过些许账目罢了。有个大体数目,本官向上也好交差。今日到此,本官观之,贵军兵强马壮,粮草所需,怕不是万余之数。如此,本官即刻返回,令人送粮草过来。尚有美酒一百坛、肥猪百口,犒劳诸位拳拳报国之心。”

听到不但有粮草,还有美酒和肥猪,那些东江镇士兵全都不禁吞咽口水。脑子里所想,已经是大锅里炖煮猪肉、大口喝酒的情形了。

就连毕自寅返身而去,他们都忘了本来目的。

毕自寅惊出一身冷汗,回了县城,二话不说,立刻下令禁闭城门,关闸落锁。全城男女老幼,凡是能动弹的全部上城。阖城惊惧,紧盯着东江镇的一举一动。

孔有德、李九成等人躲在军营里,满心等着毕自寅进来后,将这个县令绑了,然后诈取吴桥县。

结果左等右等,就是没有等来毕自寅。

李应元出去一问,得知毕自寅来而复返,立时知道事情败露了。

“吴桥不能打了,速走,回山东。”

孔有德非常有决断,一俟得知事迹败露,立刻尽起全军,踏上归程。()

目录
设置
设置
阅读主题
字体风格
雅黑宋体楷书卡通
字体风格
适中偏大超大
保存设置
恢复默认
手机
手机阅读
扫码获取链接,使用浏览器打开
书架同步,随时随地,手机阅读
收藏
换源
听书
听书
发声
男声女生逍遥软萌
语速
适中超快
音量
适中
开始播放
推荐
反馈
章节报错
当前章节
报错内容
提交
加入收藏<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>错误举报